降低法定婚龄蕴含多重“利好”

浏览量:0 亳州视听网 >> 新闻中心 > 我要说 >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08日 来源:中安在线

  6月26日,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分组审议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有委员建议,降低结婚年龄,婚姻法修改时把婚龄规定为男18岁、女18岁。(6月28日中国新闻网)

  在委员提出降低婚龄的建议后,引起了社会公众的广泛讨论。根据《新京报》发起的投票调查显示,赞同9.8万票、不赞同30.2万票、暂不表态6.3万票,不赞同占比65.2%。显然,仅就现阶段的民意倾向看,公众对于降低婚龄更多地是采取保守态度。

  “是否降低婚龄”牵一发而动全身,既要尊重大众意见,但也不能完全被调查结果牵着鼻子走。事实上,在这个问题上,“真理”更有可能掌握在“少数人”手中。

  从媒体目前披露的观点看,反对意见主要集中于“不利于大学生安心学习、影响毕业生创新创业,加剧年轻人”的婚恋焦虑”等方面。坦率地说,这些观点虽有道理,但相对较为抽象,论证力不足。如果非要“抬杠”,支持“降低婚龄”者甚至可以这样说:成家在前,立业在后,早早结婚更有利于稳定心神从而创业学习。

  事实上,婚姻制度是重要的上册建筑,对其调整改变需要从更大的视野观察,以期此类调整是否给全社会带来益处。

  “降低婚龄”有利于进一步扩大婚姻法律制度的保护范围。两性结合固然是人的自然属性,但在人类社会,尚需通过婚姻制度实现法律层面的保障。在我国广大的农村地区,未达到法定婚龄的事实婚姻仍然存在,当事人的个别权利无法得到充分保障。降低婚龄有利于减少事实婚姻的存在,扩大婚姻法的保护范围。此外,随着中国的不断开放,涉外婚姻逐渐增多,我国的法定婚龄在世界范围内属于较高的,法定婚龄的差异化会影响对涉外婚姻状态的认定,不利于保护中国籍配偶的权益。

  “降低婚龄”有利于催化我国人口结构的改善进程。我国面临人口结构老龄化的威胁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为了扭转这种趋势,鼓励生育成为了必然的趋势。通过降低法定婚龄,隐性地提早了部分人的生育时间。在相同的长周期内,早婚牵引出的早育将提升年轻人口结构的增加速度。另一方面,国家正在实施“二胎”政策,绝大多数家庭都倾向于有间隔地生育两个孩子,以分散各方面的支出。因此,普通家庭的“二胎”意愿往往严重依赖于第一胎的生育时间。早婚早育客观上有助于“二胎”政策的推进,符合我国政府改善国民人口结构的顶层设计。

  “降低婚龄”能够带来可观的经济利益。中国人重视“婚丧嫁娶”,结婚需要有相应的庆祝活动。因此婚庆产业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产业链,既包括核心的婚礼、婚纱、摄影、婚宴等直接关联产业,也包括与新婚有关的房地产、装修、家居家电等间接消费产业。婚姻衍生出的婚庆产业有着巨大的商业潜力。“降低婚龄”为有强烈结婚意愿的年轻人扫清了法定婚龄的障碍,有助于释放相应的结婚消费需求,拉振经济效益。

  最后需要补充说明的是,“降低婚龄”并不是强迫年轻人早结婚,是否及何时结婚的“自主权”仍在每一个个体自己的手中。婚龄及婚姻制度是社会制度、上层建筑的微观组成,并应当随着社会客观现实的变化而适时调整。当“降低婚龄”有着诸多利好,却因为对以往婚龄的制度惯性而反对修改时,无异于现代版的“削足适履”。(来源:中安在线  作者:王夙)

  • 分享到
0

网友评论

正在努力加载中...

相关新闻
    相关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