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亳州旧闻】悲壮!抗日亳县保卫战,有一支旅誓与亳城共存亡……

浏览量:0 亳州视听网 >> 新闻中心 > 亳州24小时 >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13日 来源:亳州广播电视台

  徐州会战(1937年12月至1938年5月)后期,国民党军事当局为保存力量,决定撤退,以刘汝明的六十八军为掩护,向豫皖边境突围。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5月19日放弃徐州,24日六十八军主力进入亳县境并在义门集接替汤恩伯防务。为确保亳县这一据点,一一九师向大寺及其以南地区集结;一四三师向亳县城南地区集结;骑兵支队往涡河以南地区搜索。

  5月25 日,军部驻亳城东于庄,命令各部及有关专员县长破坏公路;骑兵一部由参谋长陈先生指挥游击警戒;一一四师附野炮兵一连、工兵一排、战地防御炮四门,以四二九旅控制十九里以西地区,准备能随时进出涡河北岸,侧击攻亳城之敌;一四三师附野战炮一连、工兵连、重机枪一连、高射炮一连、平射炮八门,占领张竹园、亳县城、六里井一线。除四二九旅用一个团守城外,其余均置于城郊,以亳城为中心迅速构筑城防及野战工事,严阵以待。

  5月26日午后,日军汽车80辆,战车七八辆向大寺集进犯,六十八军七二0团阻击,是日夜日军占领大寺集。27日,日军炮击涡河南岸午后增兵2000人,在炮火掩护下强渡涡河。28日占领王颈子、丁庄、马寨等村落。午后日军又增骑兵800余、步兵1000余、战车12辆、装甲车20辆、炮数门,向汪老家、李家楼一线猛扑,一部向亳城攻击。城东日军3000余,炮数门由张竹园、姜屯强渡涡河,把防军七一八团、八五三团截成数段,敌势凶猛,两团损失甚重。至城部与四二九旅激战。防军命令烧毁涡河大桥。

  5月29日, 一一九师一部于于庄、十九里争夺村落,阻敌西进。二十七旅于板桥口以东杨庄、谢庄以北与守城之四二九旅夹击攻城之敌,双方相持不下,午后敌有增加,炮火更猛,八五八团激战一昼夜,伤亡殆尽。是日晚,日军约一个旅团(战车、重炮甚多),由东南和城北之敌两面夹击亳城,战斗极烈,炮击城厢,烟雾遮天,装甲车横冲直闯。亳县抗日人民自卫军副司令陈毅,向张团长请战(六十军张团长为城防司令,陈毅为副司令):“愿率部出袭敌后,以收夹击之效。”张团长以陈英勇可嘉,同意。当是夜,陈令所属某队长代其职务,并厉声说:“你们坚守城池,如城有失,定以军法从事,我选拔奋勇,抄袭后路。”遂从小北门(在城西北角)出城。

  由归德增援的日军1000余,重炮甚多,夜14时至六里井与四二九旅激战,5月30日拂晓,日军集中火力攻城,炮弹所至城垣倒塌,守城东南八角楼的某营长,多次击退敌人进攻,后力不能支,向张团长报告,请求增援。张团告知陈毅出击敌后,令其坚守。如是三次,城东南半壁均为敌炮轰倒,营长及全部兵士均壮烈牺牲。张团长得知后,知为陈毅所骗,当时怒发冲冠,大骂为小子所误,遂率部下数百人,赴城南抵抗,亲执机枪射击,敌人伤亡累累。战约半小时,张团长下部中弹受伤,血流不止,士兵劝其后退,张坚决不下火线,部下恐主将有失,挟之以行,张仍不退,士兵大为感动,均竭力奋战,日军伤亡甚多。

  日军在攻城的同时,向板桥口、槐庄、张庄、闰庄一带反攻,二十七旅阵地变为焦土,伤亡惨重。这时县城已被日军四面包围,敌集中火力于东、南、西三门,装甲车猛冲,步兵多次爬城墙,均被击退。四二九旅旅长刘广信背部负伤,誓与亳城共存亡。日军又以重炮轰城,城厢烟雾蔽日。日军战车自东、西门攻入,守城防军两面受敌,居民用家具堆在各巷,阻塞交通。步兵攻入后,进行激烈巷战,至午时与军部电话呼号不应,弹药亦大半告罄,是日夜,四二九旅向侯桥、张斌营西南方向转移。五月三十一日,亳县沦于日军铁蹄之下。

  当时战地记者周海军,于同年8月在《武汉日报》发表了《血战亳郊》一文。(来源 薛枫雪《亳县保卫战》编辑 彭鹏 编审 刘冰)

  • 分享到
0

网友评论

正在努力加载中...

相关新闻
    相关视频